首页  »  都市言情  »  [走出田菇乡的女人](03)[作者:xiaoxubur]
[走出田菇乡的女人](03)[作者:xiaoxubur]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34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
 
  过了几周放长假妈妈和老陈叔说自己要去乡下朋友家玩,老陈叔也有事要做 就答应了她。在车站送走了老陈叔我们就在等着福伯的到来,福伯拿着很多行李 从车站的拐角走到我们身边。「小兰,你今天真漂亮」「成子帮你福伯拿东西」 妈妈招呼我过去帮他,福伯手上提了好几袋干货准备送给乡亲们,妈妈只有一包 换洗的衣服带在身上。昨天晚上我看见妈妈就装了一条裙子几件超薄的内衣在里 面,内裤都是窄小T裆的,胸罩几乎都很小,根本包不住她的大奶子。
 
  福伯和我提着包站在妈妈跟前等着班车,过了一会儿班车来了我们就上车坐 在后座。妈妈坐在窗户边和福伯坐在一起,我在福伯旁边坐下对着班车的走廊。 妈妈的牛仔裤紧挨着他的大腿,双脚踩在红高跟里没穿袜子,白皙的嫩足从鞋子 里露出脚面光鲜诱人,整洁的白衬衣束在裤子里扎紧把奶子撑在上身,肉色乳罩 从衬衣下可以透出,领口的扣子松了一个把胸脯露了一点出来。
 
  「小兰我给你说,现在这几天你就是我女朋友了,待会到家了以后你可别给 我出丑」「看你说的,你还能吃了我么」福伯开心地在妈妈脸上亲了一下,手摸 在大腿上往后缠住腰身,然后对我说「不知道成子在方不方便哟」「他晚上跟我 住一起,你别想把他支开」妈妈往窗口坐了一下,转脸对福伯讲。
 
  「那没问题,我们两的好事能成就行」福伯开心地搂着妈妈坐在车的后面, 我们在路上走了一天才来到招待所里还要再过一晚第二天才能到他的老家。福伯 开了特等间给我和妈妈住,是一个宽敞的大房有两张床在里面其中一个是双人的 。妈妈进了房间就脱掉了衬衣和牛仔裤在给老陈叔打电话,「没事挺好的,刚到 旅馆住下,晚上别给我打电话了,我要休息」。
 
  关上电话以后妈妈躺在了双人床上伸起了懒腰,乳房在肉色奶罩下紧裹着被 手臂拉出了乳头,腿上的肉色丁字裤把屁股蛋露出来贴着床单休息。福伯坐在床 边摸起了妈妈的大腿,手掌在臀沟上捏了起来,手指把内裤撇开伸进去去撩她的 股间,妈妈推开了他说「你们两个先去吃饭,我在这睡一会儿,待会带一份回来 给我,今天累死我了」福伯只好和我走出房间去餐厅吃东西。
 
  吃了一半的时候福伯有个朋友走过来和他讲话,「大哥,你回来了」「哦, 是你呀,怎么你也过节才回家呀」「哦,去外面做点生意,刚回来看看,怎么大 哥还是一个人吗」那个中年人坐在我和福伯的桌子旁边,看起来也快五十了。福 伯对我说「成子,这是我的堂弟,黎叔,我们好几年没见了」「黎叔好,我是成 子」黎叔朝我笑一下然后问他「大哥,这是你的」「哦,我女人的儿子,过来和 我一起回老家看看」黎叔开心地拍着他的肩膀说「行呀,大哥几十年的老毛病治 好了,有女人跟你了」福伯赶紧推了一下他,给他倒了一杯酒说「别乱说,哪有 什么毛病,待会带你见一下嫂子」「嫂子一定很漂亮吧,哎呀我都忍不住了」黎 叔激动地抓着他的胳膊催促我们赶紧吃饭。
 
  吃完了以后福伯带着黎叔来到旅馆房间里,妈妈正躺在床上睡觉,见到我们 进来了也不愿意睁开眼睛就转了个身接着睡。黎叔跟在后面看见了妈妈的胸罩带 子勒着的后背和丁字裤勒着的屁股,「啊呀,这就是你女人呀,真不错」妈妈这 才惊醒发现房间里又跟进来一个人,赶紧坐起来用床单遮住上身。
 
  「嫂子呀,吓着你了吧,我是黎叔,福伯的兄弟,看嫂子这么年轻跟着福伯 可享福了」黎叔伸出手和妈妈握,妈妈勉强地和他握手以后就坐在床边把床单遮 住屁股然后对黎叔说「黎叔你不介意先转过去,我穿好衣服再说」「哎呀,不好 意思呀,嫂子」黎叔脸转过去坐在椅子上,福伯也对妈妈说「小黎见到我太激动 了,一听说有了嫂子就跟开心,等不急我就把他带进来了,都是一家人,小兰, 别太在意」
 
  妈妈倒是没再说什么,走到随身带着的衣服包里拿出吊带睡裙穿在身上就让 黎叔转过来了,黎叔看着她的乳沟和大腿就在裙子外露着,两眼发直地盯在那看 。「福伯你真有福呀,明天回去就在我那住吧,我给你们接风」「那也好反正老 屋子可能很久没人住,不好打扫,去你那也可以」黎叔开心地对妈妈说「嫂子, 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到了晚上黎叔走了以后妈妈就和福伯在双人床上睡了起来,我在旁边的小床 上看见两个人在床单下面紧实地搂在一起,妈妈的腹部顶着他的肚皮在蠕动,乳 沟里埋着光滑的圆脑袋在中间蹭,福伯的脸爬出来伸出舌头和她的舔舐在一起, 妈妈的大屁股被从床单下面挤出来,福伯的手掌握在上面把鸡巴往里面猛插,身 体颤抖的妈妈眯着眼睛在张开嘴喘气,呻吟声一点点地传出来,直到福伯在她胯 下停止了推动。
 
  第二天来到福伯的老家已经是下午了,黎叔就安排我们在他的洋楼住,二层 楼的农家院子宽敞干净,里面摆好了酒席,来了很多和福伯很久没见面的亲戚朋 友。妈妈在二楼的卧室里换好衣服走下来和大家见面,蓝色露背连衣裙在脖子上 系着结,胸脯露在中间让深邃的乳沟跑出来,隐形乳贴可以从裙子的花纹里看到 ,裙子下摆宽松把白色蕾丝内裤映衬了出来。内裤从腰际延伸的臀瓣底部包住腿 根,紧密的花纹很严实地勒着隐私部位,肉丝裤袜发亮地在裙子底下透出来,让 一双修长的大腿发出艳光在餐桌前迷魅地晃动,高跟鞋上结实丰满的小腿挺立在 裙摆下面给了福伯老家的人们最神秘的吸引力。
 
  黎叔在酒桌上使劲地灌福伯酒,又一个劲地给妈妈敬酒,妈妈喝了很多以后 娇羞地扶着腮帮子撑在桌子上,福伯挨个在餐桌前敬酒等他绕回来以后脸已经变 的很红,餐桌里有年纪大的人就说「阿福呀,你的老毛病大家都知道,没想到你 今天找来个这么好的女人,大家都想看看你到底行不行呀」黎叔这时有些着急的 说「你们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大哥和我嫂子一看就是一对,怎么还要给你看他们 怎么做得呀」
 
  福伯站起来对他们说「我的女人就是我的你们要怎么看」然后扶起餐桌上的 妈妈撩着腮帮子就把舌头伸进去,两人的嘴巴贴在一块捣鼓了起来,我在一旁看 到福伯的大手掌按着妈妈的后背把胸脯挤在自己胸膛上让豪乳从一侧压了出来。 大家都看傻了眼。黎叔端了杯酒过去搂过妈妈的肩膀就把酒给灌了进去。「哦, 我不能再喝了,妈妈咽下去之后就开始推托」这时黎叔搂着妈妈的腋下用手掌握 着她的一个奶子把她扶到了酒桌前,又到了一杯对她说「嫂子这是杯醒酒,你喝 了就不醉了」
 
  「是么」妈妈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让乳沟上都洒了一些,福伯的搂抱让胸口的 乳房稍微从裙子里跑出来了一点,乳波荡漾着把贴着乳贴的乳头挤了出来,红晕 在凸点下面被肉色贴片贴着。黎叔的一只手握在上面用手指搓起来,我发现乳贴 都褶皱地快要松动了。福伯过来扶着妈妈的后背把乳房两侧的肉往衣服里推,手 指抓着乳沟捏着乳房塞在裙子下面,指尖拉着领口滑展了裙子。妈妈的胸口饱满 鼓涨地靠在他身上接过了黎叔的第二杯酒「嫂子,这醒酒要喝三杯,喝了就舒服 了」黎叔看着妈妈喝了下去,再递上一杯。
 
  妈妈又喝干了酒杯整个人都酥软地靠在福伯肩头,「这女人要是抓上一整晚 奶子可叫人舒服死了」「可惜摊上了阿福那个半截棍,半晚上就趴下的人」人群 里已经有人在嘲笑起了福伯,都嫉妒他找了妈妈这样的女人。「那女人一晚上都 喂不饱,福伯从哪弄来的」有些四十多岁的人围过来在黎叔耳边问,福伯听到以 后生气地对他喊,「不是从你家里弄来的就行」黎叔马上对他说「小辈随便问问 别在意,让我替他给嫂子赔罪」黎叔又倒了一个大酒杯,里面灌满了陈年的好酒 递给妈妈说「嫂子这是乡亲们的祝福,祝你和大哥美满幸福」妈妈接过了酒抿了 一口,脸红的发烫,「我来喝吧」福伯想要把酒杯拿过来被黎叔制止了,「这是 嫂子的酒,待会儿你还有活动呢,你急什么」妈妈看了看酒杯问他「这酒怎么这 么浓香甘冽,好像劲头很大」「啊,这是我们自己酿的老酒,喝起来醇,不醉人 」妈妈相信他的话把酒杯一饮而尽,喝完了以后身子已经站不稳地在餐桌前晃荡 。
 
  福伯扶着她靠在椅子上给她夹了一口菜,妈妈缓过神来以后又喝了一些饮料 ,脸上的红晕越来越多,身子瘫软地趴在桌子上。福伯对黎叔说「小黎,我看差 不多了吧,今天就到这,让乡亲们都回去吧」「你急着和嫂子亲热呀」黎叔不依 不饶地又灌了他几杯酒才把乡亲都请走,然后倒了一杯茶给妈妈喝,妈妈口很渴 地喝了一大口对他说「黎叔,你的茶正好喝,肚子里凉快多了」黎叔亲切地说「 嫂子,只是酒喝多了点,待会成子扶你回房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搀扶着妈妈走到了二楼的卧室,我把妈妈的连衣裙从腿上脱下来,现在她 身上只有乳贴和蕾丝内裤还有连裤袜,妈妈对我说「成子,我喝酒喝多了,这房 子又热,你去把窗户打开」。我走到床边的窗户打开它以后发现对面院墙的洋楼 只有一米的距离而且是三层的,上面就是个卧室的窗户,里面如果有人朝下看绝 对能看到妈妈房间的景色。妈妈就舒服地躺在窗户边的床上,把很薄的单子盖在 肚皮上,腿上的肉色裤袜闪光靓丽。傍晚的凉风吹进卧室让妈妈很舒服地在床上 翻来覆去地伸懒腰,一会儿睁开眼对我说「成子,你出去把门带上,福伯要和他 们玩就别管他,我还要在这一个人休息一下呢」
 
  我听话地走出了房间,关门的一刹那看见她把两个乳贴摘掉放在了床头,自 己裸露着双乳在被单上喘息起来。我怕妈妈热就把门留了一条缝然后走开了,楼 下客厅里福伯和黎叔还有两个四十多岁的人在打麻将,我在一旁看电视,过了一 会儿一个人说要上楼去上厕所黎叔就叫我过去帮他打两圈,赢得钱归我,我只好 过去帮他打起了麻将,那个四十多岁的人过了二十分钟才下来,他一下我以为我 可以站起来休息一下了,结果另外一个又走上去上厕所。我替他大了一会儿有三 十分钟时间,心里想「他刚才吃太多了,大便这么久」。
 
  等他回来以后把我也搞得紧张的要去楼上方便一下,于是就回到楼上跑进妈 妈卧室对面的厕所撒尿,我出来以后发现她的房门是开了一半的大,妈妈在里面 睡得很死。身上的衣服全都没有了,腿上光溜溜的找不到丝袜,大屁股夹着被单 在股间,丰臀艳丽地对着大门。
 
  我走进去把被单从腿缝里扯开,发现她的腿根有指痕掐揉的印子,股间的蜜 穴里的阴唇是半张着的,把骚肉翻出来一吐一收地自动蜷缩,奶子上也有红红的 手印,奶头胀起来一闻还有酒腥味。我怎么也推不醒妈妈就把被子给她重新盖好 ,把门拧上按上锁扣就下楼了。黎叔在下面赌了好几把上手的牌,开心地对福伯 说「大哥今天运气这么差,还是要多玩一会儿翻本呢,还是上楼陪嫂子」福伯看 了看天色就说「我看今天就算了,我上去休息了,你们明天再过来」我想起了妈 妈的话就对他说「福伯你再和大家玩一会儿么,黎叔也不可能手气好就撤呀,而 且好久没见你了还好意思赢你的钱么」福伯看了我一眼,就望着楼上的灯,发愁 地在琢磨,这时黎叔给了我一把钱说「还是成子会说话,来要不你替福伯玩一会 儿,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福伯一听马上高兴地说「好,好,成子你替我玩一会儿,输钱没关系,我上 去休息一会儿,坐了一天的车老筋骨快散架了」说完以后福伯走上了楼,黎叔和 那两个人在楼下和我玩起来。过了两个小时天全都黑了,黎叔也累了,把桌上的 钱清点一下就招呼他们收拾桌子,我也数了数手上的钱然后准备上楼去洗澡。楼 上的厕所里已经有人了,我看着对面的房间发现福伯在里面敞开肚皮躺着,大著 呼噜在深沉地睡觉,床单揉得很乱,福伯没穿内裤的下体是软趴趴的鸡巴看起来 粘稠地耸拉在胯下,脸上的表情是发泄过后的满意。
 
  厕所里的水声响起,我在外面问「妈妈你在里面么,我上个厕所」妈妈打开 门让我进来,然后站在马桶边的浴缸里隔着帘子在洗澡。我对她说「你好点了吧 ,头不晕吧」「还好,就是肚子里难受」「那可能酒还在里面,待会不行吐出来 就舒服了」我系好裤子从帘子的一角看见留着短发的妈妈在喷头下冲刷着丰韵的 躯体,大屁股光亮洁白地被水纹流淌着。
 
  「妈妈,待会儿我也洗一下噢」妈妈转头看见我在看她就说「先出去等呀」 「哦,好的」我走出厕所以后在自己房间里脱掉衣服只穿着裤头在等她出来,这 时黎叔和他两个朋友上来了,妈妈很快地洗完澡就打开厕所门直接朝卧室走去, 黎叔和朋友在走廊里看见了全裸的妈妈,全都惊讶地称赞她。「嫂子,你身材太 好了」「大嫂刚才睡觉的时候都那么美,我在门外都想看仔细一点」妈妈听到他 们讲话才注意到门外不止还有我,连忙大叫一声跑进房里。黎叔赶快走过去敲门 「大嫂对不起,我们几个人喝多了比较随便,请别介意」
 
  福伯还在里面睡着一点都没有起来的意思,过了一会儿妈妈打开门走了出来 对他说「哦,我刚才是吓了一跳,以为这么晚你们都睡了,我现在头好疼,黎叔 你有没有止痛药我吃一下」黎叔带着妈妈走到了卧室外面的冰箱旁拿出一粒药, 给她以后就去倒了一杯水,然后拿出个小瓶子在里面滴了几滴药进去,妈妈在他 身后对我说「你还不快去洗澡,待会别吵着我哦」我只好走进厕所关上了门,黎 叔的两个朋友一直在看妈妈浴巾下的大屁股。
 
  在喷头下面被热水一冲就把一天的疲倦给洗掉了,热气蒸发出汗液让水柱哗 哗地冲走再把浴液抹在上身洗掉油腻简直让身体清爽地润滑和清新地畅快。在水 中被喷头浇灌的脑袋清醒起来,想着黎叔手里的药瓶妈妈难道没看见,怎么就催 促我快去洗澡,那两个人一直盯着妈妈看,可她还只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洗完澡以后我走出来发现二楼已经没有人了,来到院子里凉快一会儿让晚风 把身上的水珠吹干,我上楼听见福伯的卧室里有动静,不止是福伯的鼾声还有几 个人讲话的声音。趴着耳朵在墙上听见里面有黎叔的声音,「我不知道这女人大 哥是怎么找来的,你看她躺在床上多性感,让我摸摸奶子」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 「让我摸下面」还有一个说「刚才我偷偷插了二十分钟把小穴都插翻了,她还不 知道」黎叔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她现在更加不知道了,我这个药让她喝了就只 知道做爱了,大哥也喝了我加过药的茶,玩女人超过二十分钟准睡觉,你们去把 他抬在外面的沙发上,然后回来把门锁上」
 
  我赶紧走下楼梯看见上面他们把福伯抬了出来,放在沙发上就进屋了。我走 上去推了推福伯他就是不醒,只好去旁边找水给他喝,妈妈的杯子在桌子上摆着 不远处还有黎叔拿着的药瓶,我上去一看原来是西班牙苍蝇,这药十五分钟就起 效。我赶紧去拍卧室的门,这时黎叔走出来对我说「你没睡觉么,别坏了老子的 好事,来把他推出去」我推开他走进来看见瘫倒在床上的妈妈挺着奶子露出阴阜 ,全身赤裸地摩擦在床单上,赶紧对他说「黎叔,你大嫂你也玩」话没说完就被 他朋友在身后打闷了过去。
 
  等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绑在墙角,身前的床不到一米,妈妈就躺在上面和 黎叔搂在一起亲热。床板被摇得不停地响,大屁股被他的鸡巴撞得啪啪地晃,大 腿搂在黎叔的腰上摩得他肚皮在妈妈身上蠕动,妈妈浑身大汗眼神迷离地伸出舌 头塞进他的嘴巴,唾液粘稠地发白和黎叔的搅在一起。黎叔小心地抿着舌头每一 下都给她带来颤抖的愉悦。
 
  我被他的朋友按着肩膀在墙角,转头一看他的大鸡巴上沾满了黏液垂在腿裆 ,「刚才那女人太爽了,你也去试试」男人告诉身边的同伴,另一个就爬上床等 黎叔把妈妈托着坐在自己胯下上下地猛操,妈妈的眼球翻白嘴巴张大地喘着气, 胯下被黎叔操开翻出穴口拉长变窄,鸡巴上下竖挑着戳进去把阴道挤开,红通通 的窄小内壁夹着肉棒挤出骚水,小腹压着鸡巴揉搓,阴蒂被推得在阴唇上面直起 上扬,黎叔的手揪在上面搓起来让妈妈的腹部抽搐,变长的肉条被拽起来把阴道 拉长,大鸡巴戳进去没有阻拦地捅在深处,卷着内壁搅动在腿根,妈妈的腿根发 颤地在吸收接纳黎叔的鸡巴。
 
  那个四十多岁的人把嘴贴到妈妈脸上舔起来然后手捏着她的奶子,把妈妈扶 到自己怀里亲吻起来,妈妈靠在他怀里有了依靠的胸口不用再双手撑在床上被黎 叔插,黎叔坐起来扭着妈妈用屁股撅着让他操,大手扇在她的肉臀上,丰韵的臀 缝就一下下地撞在他的胯部,那个人把妈妈扶起来搂紧用酥胸先给他按摩一下, 然后用舌头在她的嘴里大肆舔舐,吸允住妈妈的香舌就亲密搅拌起来。两人夹紧 妈妈一前一后地撞击,「黎叔把她屁股抬起来」黎叔听了他的建议以后就托起妈 妈的屁股让他的鸡巴伸下去,妈妈坐回去以后先用腿根和阴唇垫着它用力挤,前 后来回地揉搓让鸡巴边得肿胀。
 
  黎叔抬起来妈妈的屁股把龟头插进了屁眼,一点点地小心抽插起来。男人的 鸡巴在阴唇外面一下仰起来竖在肉穴里面朝桃源深处戳去,妈妈的身子一抖一抖 地享受着肛璧的摩擦。骚穴里的鸡巴让阴道蜷缩在上面压榨,每一下紧实地搅拌 都带来钻心的舒爽,酥麻的快感愉悦地跃上心头,大奶头发红地肿胀,乳晕变大 的妈妈开心地伸出舌头舔进男人的嘴里,奶子酥白地揉在他胸口,那人推着妈妈 的奶子往上挤,香汗淋漓的娇躯显出淫光,脸上的表情淫荡满足。黎叔扶着她的 腰在屁眼里紧凑地推进,肛璧变窄以后舒服地把鸡巴包围起来让妈妈产生了触电 般昏厥的快感。
 
  我看见她休克似地靠在黎叔的肩上,身子往下压贴着那个人倒在了床上,嘴 里哼哼唧唧地娇喘,阴道榨着鸡巴让肚皮在蠕动,黎叔操着屁股在抚摸她的后背 。那人闭上了眼睛扶着妈妈的腰把鸡巴埋深了以后插紧不拔出来,妈妈的的下体 抽搐地摩擦起来,发红的阴唇隆在腿根夹住肉蛋。一会儿工夫被灌满的骚穴溢出 了浓精流进腿根。
 
  黎叔把鸡巴戳在屁眼里让她的大屁股抖动起来,颠颤的酥爽让妈妈抬起头翻 起媚眼,黎叔手握住艳臀挺起腹部猛撅起菊花,肛璧被扩充然后又回缩压榨住鸡 巴让它填满盆腔的感觉美妙地迷惑着妈妈,腰身扭着让奶头在身下的男人身上摩 擦,自己的肚皮挺直被黎叔噗嗤一下地塞紧肛门,被包住的鸡巴使劲晃动搅紧了 肛肉股动着马眼挤出一股精液,骚艳的屁股带动全身压缩地抖动,快感随着鸡巴 的鼓胀一波波地传遍全身,黎叔把精液射满从屁眼流出,还是抱紧妈妈让肉棒流 在身子内慢慢蠕动。
 
  「慢点,以后都是你的」妈妈轻轻地和他说话,娇美的语气让黎叔开心地搂 紧她,我看见旁边的人也走过去跪在床上,妈妈被扶起来坐在枕头边,胯下压着 一个人的鸡巴在穴口慢慢揉搓,黎叔的鸡巴被她握在了手里,嘴里伸出舌头舔在 另一个人的马眼上蜷缩地吸允起来,打转的舌根带着嘴唇慢慢包夹在上面。 
  我看累了就觉得头痛又沉沉地睡着了,等我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我在自己房 间的床上,就在隔壁昨晚妈妈被黎叔他们一伙儿使劲地玩弄了一晚上。我走出来 看见黎叔坐在沙发上,妈妈的卧室门是开着的,福伯让她搂着睡在一起,身上的 单子不再盖紧身体,妈妈的大屁股对着门外让黎叔尽情地欣赏着。
 
  我过去把门关上然后走过去对黎叔说「你他妈的昨晚敢暗算我」,说完一脚 踹在他的脸上,黎叔倒在沙发前面发出了响声,这时妈妈从卧室跑出来拦着我说 「你别在这惹事,这是人家地盘」然后又小声对我说「别忘了我是收了福伯的钱 的,让他知道了还让我把钱还给他不成」我一想也对就告诉妈妈「你昨晚被他下 药了,他找两个人迷奸你」妈妈听完以后走过去扇了黎叔一巴掌,黎叔对妈妈说 「大嫂,我昨天喝多了,你可千万别给大哥说,大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 吧」妈妈生气地看着他说「待会福伯起来,我们就不在你这住,我们早上就回去 」黎叔过去抱着妈妈的大腿说「大嫂,大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让他高兴一下好 么,我不再对你不敬了」妈妈推开他的手说「起开,我要回屋穿衣服了,待会儿 福伯醒了」说完转身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福伯年纪大了,昨晚又喝多了酒所以什么也没听见等他睡醒我们谁也没告诉 他昨晚的事情,早上福伯要带妈妈去乡里的集市看看,我也跟着去了。在过节的 集市里人来人往的很热闹,妈妈跟着福伯去买了一些中药,他说是对身体好的, 吃了可以长久一点,妈妈羞涩地搂着他笑,紧挨着他的胳膊在乳房上揉搓,嘴上 说「这几天休息,你能行就行不行我也让你慢慢的舒服」
 
  福伯带着她来到一间老中医诊所,里面有针灸按摩捏骨推拿的服务,老中医 坐在正堂看见福伯就惊讶地说「阿福你回来了,怎么还带个女人,你可以了」我 听见他欲言又止,福伯伸出手让别喊。然后和妈妈坐在旁边的位置上对他说「麻 烦你了,给我捏捏骨头,昨天喝多了今天觉得腰疼」老中医起来抓着他的肩膀把 手摁在脊背上滑下去把腰一顶,福伯就舒服地连连称赞,「哎呀,还是老先生力 道好呀,部位也吃得准,我下面马上就顺了」
 
  老中医看着妈妈对福伯说「阿福,带着女朋友回来玩」福伯说「没错,还可 以吧,这些年在城里再不搞个漂亮的怎么好回来」老中医看着妈妈上下打量起来 然后说「气质不错,就是昨晚是不是喝多酒了」妈妈说「大夫你看得不错,我昨 晚喝了很多酒,现在肚子里还烧热的很呢」老中医说「你到里面我给你检查一下 ,阿福你去外面等会儿这要半个小时,我给你女人调理好了你也开心不是」 
  老中医白胡子里露出诡异的微笑,福伯就带着我走了出去,我们在街上吃了 午饭福伯又遇到几个相亲就随便聊了起来,我乘机到那家诊所里去看看妈妈治好 没有,大堂已经没有人在里面,里间的走廊让帘子遮着我走进去在最拐角的房间 看见妈妈躺在一张床上,趴在那张床上用布帘子盖在腰上把前身和屁股隔开,屁 股对着老中医撅着分开,大阴唇屁眼全暴露在他的面前,妈妈的上身也只有一件 黑色胸罩,妈妈捂着胸口问他「大夫好了没有」「还没有别着急」老中医的手掌 按在她的阴核上把三根手指戳进阴道里搅弄,弯曲的手指抠挖起来让她的身体蠕 动,妈妈的胯下带着小腹回缩,股间张大让手指插得更深。
 
  「昨天晚上没少于三个人陪你吧」老中医问她,妈妈羞涩地说「没有」「我 看你的隆起的小肚子就知道了」老中医自夸地捋了捋胡子用食指在肉穴里更大力 地搅进去。「你这样不行,到时候会得子宫癌的知道么」妈妈趴在床上把屁股撅 起来喘着气说「多谢大夫指点,我下面有时候就是稍微有点疼,啊」老中医的手 指有两根连着手背已经埋进了阴核里,他看着妈妈说「但是你昨晚是不是吃药了 ,这下面闭合得紧」
 
  妈妈分开的屁股向后挪了挪然后对他说「你可别给福伯说,这和他没关系」 老中医把手指翘起来在内壁上刮蹭「放心,我知道阿福不是那种人」我这时走到 跟前让他们发现了,妈妈连忙让我先出去等着,老中医扶着她的脚撑起来让胯下 张开,手指撇着骚肉往外扒,用眼睛仔细看了里面的情况,然后把手指塞回去重 新搅拌让内壁被撩起来扩充地发胀,我在后面看到了鲜嫩的内壁上有白点似得精 垢让他用指头一点点地抠下来。
 
  「不是让你出去么」妈妈趴在床上生气地对我说,膝盖被他弯起来把骨盆压 低,臀瓣分开很大地挤出阴唇和阴核露在我面前。老中医笑着说「没事,我以前 比你还小就看我妈的里面,儿不嫌母丑,母不嫌娃窥」他按着妈妈的臀瓣把屁眼 露出说「你妈的下面真不错,保养得很好,以后多留意她别乱吃药,身子其实本 身就承受得住的」
 
  我想起黎叔那个王八蛋就气不打一处来,竟然给我妈下药待会回去还要踢死 他。妈妈转头让我快出去,我抓着她的脚在手里揉着,一股瘙痒的酥摩感觉传到 心口,我再看看她胯下的蜜穴鲜红诱人地张开,粉嫩的阴道渍出骚水卷着喇叭形 的骚肉贴在腿裆,禁忌的快感让我的鸡巴一下竖了起来。
 
  晚上回去福伯煮了中药给自己喝,也煮了老中医给妈妈开的暖身子的药给她 喝,妈妈喝了以后觉得混身发热但是小腹暖洋洋的很舒服,睡觉前在厕所洗了很 久的澡,出来以后芳香扑鼻的全身裸露出性感部位走进福伯的房间。
 
  深夜依然很热让我在院子里瞎转悠,隔壁的农户家的窗户一直是亮着的,几 个黑影就在窗户边望着福伯的卧室,福伯的卧室半拉下的窗帘里有微弱的灯光照 出,我其实也想上去看一下,这时黎叔走过来对我说「小兄弟,成子大哥,我带 你去看看,待会让我也和你妈爽一下」「去你妈的,福伯就在房间里,你昨晚就 来了一次,今天还要,在你家的女人你都要玩呀,玩你妈去么」黎叔涨红了脸说 「成子,我带你上去看看很刺激的,待会儿我就轻轻你妈的手总行吧」我还没讲 话他就拉着我到了对边的洋楼里。
 
  三楼的卧室里是几个三十多岁的看起来像光棍一样的男人,黎叔让他们闪开 就和我走到窗户边看见斜对面的卧室里台灯光的映衬下,福伯趴在妈妈的两腿间 在舔舐着骚穴。妈妈的嘴里还在抿着他的鸡巴,发胀的鸡巴比前几晚都变大了许 多,龟头摩在她的嘴唇里鼓囔囔地打转,舌头滑出来卷拭着粘液。
 
  福伯坐起来和妈妈包在一起紧紧地亲吻,舌尖抵在一起滑蹭地纠缠,我和黎 叔在上面看见他们俩人紧饱着在摩擦着下体,竖起的鸡巴滑进裤裆把臀部挤起来 刺溜一下就窜进去,臀瓣被抽插得摇晃起来,妈妈的腹部贴着福伯把他摁倒在床 上,柔滑的身体在老人身上蠕动起来,搂着后背的胳膊把乳房压扁在胸口,福伯 的鸡巴顶起裤裆在骚胯间穿梭,鸡巴把骚肉插得外翻让阴唇包在上面,臀沟里的 屁眼被撑开,下面的阴道拉长地让肉棒挤在里面使劲地撅出沫子。
 
  「你妈快转过来呀,我要看前面」黎叔在叫喊着,我一拳打在他胸口说「小 点声,你昨晚还没看够么」黎叔对我说「我哪有福伯运气好呀,昨晚你妈迷迷糊 糊地玩起来舒服,可是哪像这样这么贴心地和他干」我看着妈妈压在福伯身上抖 动着她的小腹让福伯摩得很爽,鸡巴猛插不停地抽送,手指抠下去扒开阴唇让臀 沟张得更大地把鸡巴容纳进去挤对起来,扩充的穴口压榨起肉棒在不停地汲取养 分。鸡巴滑出一大截再整根没入穴口盯得妈妈屁股抬起来上下颠颤地蠕动。 
  滑蹭的骚胯在福伯身上不停地摩擦,妈妈的叫床声越来越大,直起半截上身 用酥乳拍打在他的胸膛。我觉得虽然福伯给了妈妈很多钱,但是这几年在狗屎哥 的屋顶两人认识以后可能感情也不一般。
 
  我拉着黎叔离开了对面的屋子,黎叔不过瘾地告诉我,「真希望这几天你妈 还在这住」我没有理他径直走回房睡觉了,第二天福伯又带妈妈到外面去逛街, 我在黎叔的田地池塘里和他一起转悠,妈妈晚上回来以后和黎叔他们一起吃饭, 谈话之间那天晚上的事情慢慢就过去了,妈妈的睡衣也开始变得透明起来,红色 真丝睡裙套在肩膀上滑到脚踝,里面的身体在昏暗的灯光下一目了然,黑色内衣 配套地搭配在身体上,奶罩的半罩杯样式和蕾丝内裤的花纹一直吸引着黎叔目不 斜视地盯着。
 
  来到楼上的客厅,白炽灯更加明亮地照在她的身上,黎叔要给大家切水果, 来到厨房又想把西班牙苍蝇倒进妈妈的饮料中,我走过抓住他的手腕说「你不能 再用药了,福伯会知道的,妈妈也很反感」黎叔说「好吧,但愿今晚你妈的兴趣 能大一点,我也好沾沾光」当晚妈妈和他们聊得很开心,福伯吃了些水果有些累 了就回屋睡觉,妈妈说她洗完澡就过去。
 
  等她要进厕所洗澡的时候黎叔跑过去说「小兰,今天家里气不够了,外面有 个锅炉你到下面洗吧」妈妈看了他一眼说「你可别乱来哦,不过我这么晚下去也 害怕,你还是过来陪我吧」我说「让我去吧」妈妈却不同意,她让我回房睡觉然 后就拿着脸盆和黎叔下楼去了。
 
  黎叔家的院子后面是一块没盖好房子的工地,堆着沙石砖瓦还有一个简易的 浴棚是他给工人们搭的用来洗澡的,水管拖在地上连着旁边的锅炉,草棚子上盖 着雨布,三面围着竹席一面是入口,妈妈走进去就让黎叔在后面的土堆站着,不 让他偷看,我在黎叔家的卧室里正对着后院,一抬眼就看见喷头下的妈妈脱掉了 身上的衣服,站在雨布下面打开热水让喷头冲刷着自己一天的汗液,揉搓奶子的 双手很快地洗搓着酥乳和乳头,臀沟流进热水让妈妈张开双腿把胯下的阴唇自然 地张开。
 
  黎叔躲在土堆后面看得仔细,妈妈把浴液涂满全身,特别是后背和腿缝被格 外地清洗起来,可能是知道黎叔在外面所以妈妈洗得很快,站在水下的丰满娇躯 让两个奶子细嫩地流淌过水纹,水花从大屁股上溅起,平坦的腹部留下热水让阴 毛贴在小腹上把小骚肉冲出一截挂在阴唇之间。妈妈弯腰抚摸大腿让两个奶子垂 下来,乳头香艳动人红扑扑地娇羞发硬。
 
  黎叔在后面看得入神,掏出鸡巴脱掉衣服走了过去。妈妈刚站直身子就被他 吓了一跳。「你怎么又这样,不是叫你别过来么」「小兰,我忍不住了,你帮我 弄出来吧」黎叔走过去抱起妈妈就要亲嘴,妈妈把他推开用手挡着下体说「你真 是麻烦死了,要不是看福伯的面子,我才不理你」黎叔高兴地走过去蹲在她面前 想把她的手拿开,妈妈却说「只帮你弄出来就行了,其他的在外面不行」
 
  黎叔高兴地站起来搂着她的腰身往竹席上压,妈妈用大屁股抵着他然后伸出 手心攥在大鸡巴上,发硬的鸡巴肿胀粗大让手指一点一点地套弄起来。黎叔的手 在她的大屁股上揉捏按摩把水花都甩得到处都是,鸡巴在妈妈的骚胯上撞来撞去 ,妈妈的手攥紧它使劲旋转,龟头被掌心压着来回伸缩。
 
  「小兰,你让我在里面放一会儿,就一会儿我不射出来」黎叔把她推在竹席 上面抬起一条腿架在身上把鸡巴插了进去,前后穿梭了有几分钟。妈妈的骚穴夹 着肉棒在腿根收缩了好几下,就站不住地推开他。
 
  「你太过分了,我明天就回去」「小兰,别走」黎叔抱着妈妈的腰慢慢站起 来和她亲吻,舌头硬是推进嘴里让她象征性地唆了几口,两人又站会水里让喷头 大力冲刷着,妈妈蹲下来把乳房夹在肉棒外面用力包裹起来,上下揉搓的乳肉让 鸡巴埋在里面陷进去,乳沟把上扬的龟头露出一点出来,使劲的堆加让黎叔仰起 了头,脸上洒满了水珠,妈妈的舌尖撩着马眼一点点地吸允,龟头被含进嘴里包 起来唆。鸡巴又被乳沟压下去从酥肉里拽出来,这弄得黎叔伸长了鸡巴舒服不已 。
 
  妈妈快速张开喉咙吞进了整根肉棒,攥着口腔一点点搅弄,舌根揉遍了每一 寸包皮在肉棒的底端把肉蛋轻轻挑着,喉咙里钻入了整条鸡巴吸着精丝在湿润着 龟头,我看到妈妈的嗓子一股股地揉搓着鸡巴往外推,最后让马眼离开嘴唇留下 了一滩精液在舌头上,吐在手里以后用水洗掉。妈妈站起来继续洗干净身上,黎 叔忍不住了说「不行,我今天一定要上你」
 
  抱起妈妈的黎叔让她把腿缠在自己腰上,手上住着浴棚竹席的她就挺起了要 让黎叔插着胯下不听穿梭,妈妈脸上的表情妩媚诱人,一对豪乳在水波的冲击下 诱惑白皙地摇曳,我看得忍不住想去来一下,看别人在水中做爱有一种激情在里 面让我很享受。黎叔把妈妈的骚穴抽插了几十下,晃动的腹部在水花下被插得伸 直抽搐,张着嘴喘息的妈妈露出了美妙的笑容。
 
  又一波大力的揉搓冲击让手捏着妈妈奶子的黎叔把着一天的压抑都发泄了出 来。屁股收拢着冲刺在她的股间,让妈妈的大腿紧紧地缠绕在上面,修长的熟女 大腿结实丰蜜地搂着黎叔的腰,小腹一顶一顶的黎叔把阳具猛烈地灌在她的骚穴 里。
 
  黎叔好像翘着鸡巴在往上撩,我在窗口里看见妈妈「哦……哦....
 哦...」地叫起来把后背靠在竹席上闭上眼睛紧密地享受,仰起的脖子在舒服 地喘息,小腹像是鼓起来一般痉挛着上身挺起两颗饱涨的奶子,每坐落一下都很 舒服的妈妈揪着自己变长的乳头在娇喘着抽搐。
 
  黎叔托了半天也累了就把她放下来用手顶着浴棚,两脚站在地上并拢双腿把 大鸡巴对着屁股缝噗嗤地一下捅了进去,好个大鸡巴又圆又粗比刚才还青筋暴竖 地在蜜穴里驰骋,妈妈的大艳臀被插得晃起来,鸡巴只推进了一半就让她舒服地 浪叫起来。
 
  「黎叔,我今天受不了了....慢....慢点....哦....哦」 黎叔扶着妈妈的腰猛操让骚胯在自己身下被征服般地晃荡,手掌按在阴阜上撩着 阴蒂给了她更大的快感。黎叔的身子向前压把妈妈绷直的上身舒服地穿透般挺进 。用手捏着她的两个奶子玩弄起来,把她的酥肉挤在胸口揉捏。
 
  「哦...哦...黎叔...轻点....哦...」黎叔不停地猛操妈 妈把她的身体都晃动得在浴棚里颠颤,头上的热水开大在有着凉风的夜晚更加豪 爽。大屁股被鸡巴根挺进插得臀波在水里晃荡。黎叔问妈妈「我的厉害,还是福 伯的」
 
  「你的...你的...厉....害.....福伯....的...没 有....你..哦....哦....能干...嗯」黎叔开心地揉着妈妈的 乳房「那我就要...天天干你..好么」
 
  妈妈抵着头撅起屁股在浴棚下哼哼唧唧地说「黎叔....我...哦.. .要让.....你的.....大鸡巴.....天天....干」黎叔把妈 妈的臀缝操开把鸡巴底部连带肉蛋挤进了阴核里,骚肉包在外面一块儿陷进去。 
  黎叔让妈妈的肚皮绷直最大限度地接纳着自己的肉棒,「你以后还让... 不让...福伯....操你...了」妈妈娇喘着说「不让....以后.. ..我的....小穴....只让...哦....大鸡巴....黎叔.. ...哦.....操.....哦...嗯...」
 
  我看见妈妈的腿已经开始弯曲,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小,讲话都带着颤抖的声 音,黎叔举着鸡巴一边插一边说「能操你这样城里来的女人,机会不多,我这几 天要好好玩你」妈妈瘫软地趴在浴棚边,大屁股依然被他抱着,黎叔抬起妈妈的 大腿把大鸡巴灌到最深处,身上的腰腹处一股股地蠕动起来像是在喷射着精液一 样,收紧的屁股带动鸡巴整根没入阴道里,贴着臀沟的小腹在紧实地摩擦。妈妈 的骚穴和他紧挨着严丝合缝地蠕动,脚尖踮起来把腿根聚拢,无力的上身往下滑 ,头靠在浴棚侧面的竹席上娇喘连连。
 
  黎叔把她抱起来叉开双腿踩在竹席上面,喷头的热水已经流尽,妈妈胯下的 骚液还是泛滥一般地让鸡巴插着兹出来,外翻的红扑扑的阴核张开穴口把鸡巴顺 出来,流出的精液滑满肉棒,黎叔把它再撩着内壁开始第二轮的抽插。
 
  「我快不行了,你别再插了」妈妈靠在黎叔胸口哀求着,黎叔说「还早着呢 ,你让我下面软了再说么」妈妈对他说「我今天晚上受不了了,明天再来好不好 」黎叔说「今天先给我些回报么」妈妈把舌头伸出来舔进黎叔的嘴里让他吸允着 唾液,压着舌根的口腔让妈妈舒服地在他身上蠕动起来,奶头发胀地变长,下体 痉挛地缩胀起来,把黎叔的鸡巴又吸了进去上下套弄起来。
 
  妈妈搂着黎叔的脸颊让舌头撩进去更深,嘴唇和他的亲吻在一起,黎叔鼓着 腮帮子不愿放开妈妈,胯下的鸡巴在骚穴里上下插挤得紧凑舒适。黎叔抱着妈妈 走出了浴棚就直接走回了院子。我从窗户上走开来到客厅,这时黎叔上来看到我 对我说「还没睡呀」
 
  妈妈就在他身上抱着,大屁股叉开贴在他肚皮上,骚胯张开让鸡巴往里挤, 很慢的节奏让臀部一点点蠕动,我看着妈妈涨红的双暇迷惑地靠在黎叔的下巴上 ,他打开浴室的门放起了浴缸的水。胯下的鸡巴还在妈妈屁股里挤进挤出,坐在 马桶上的黎叔让妈妈踩在自己大腿上,叉开的骚臀穴就慢慢从龟头上站出来然后 再一下挤下去,再拔出来再一下坐下去,挤开的骚肉和泛红的阴核在我面前很清 晰地露出来,妈妈舒服的趴在黎叔肩膀扭动着身躯。
 
  黎叔把妈妈放在浴缸里,灌了一半的水覆没住娇躯让蒸腾的热气把妈妈的脸 熏红,黎叔也坐进去在她的两腿对面,交叉在一起的下体让鸡巴射出了浓密的精 液,和热水混在一起流遍了妈妈的全身,黎叔说他现在才舒服,我在马桶里洒了 一泡尿就回屋睡觉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