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警花相伴](39)[作者:warkfc]
[警花相伴](39)[作者:warkfc]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28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九章
 
  我来到市公安局,打过考勤,就离开了,今天要到小河片区去做摸排。 
  到了片区派出所,我直接找到林志雄,小伙子虽然能力不错,但在培训班最 后考试的时候发挥不好,成绩一般,现在是个片区巡警。
 
  根据林志雄的介绍,小河片区由于是城乡结合部,治安情况在G市属于较差 的,混混众多,但混的层次不高,有两个混混帮派,而且是上头没人的那种游手 好闲的类型,若不是这次打黑的认定标准变态,这种帮派根本就入不了「黑帮」 的范畴。
 
  「你真是厉害。」林志雄和我走在街上,苦笑道:「直接进了市局。」 
  「你在这里也只是暂时的嘛。」我笑道:「你的能力强,只是考试发挥不好 而已,只要有机会,我肯定帮你上去。」
 
  「那就多谢了,李哥。」林志雄道。
 
  「这次打黑就是机会。」我道:「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吧。」
 
  「打黑是集体行动……」林志雄道:「即便有功,肯定也是领导的……我这 种小兵……唉……」
 
  「所以你得为自己打算。」我笑道:「打黑是集体的,但是打黑的内容,可 以由你控制,只要你提前出手。」
 
  「李哥,你的意思是……」林志雄眼神一顿,似乎体会到了什么。
 
  「你当警察的目标是什么?除暴安良吗?」我问道。
 
  「我……我本来就是想混混日子的。」林志雄恨声道:「可是,为了我当警 察,我爸妈送了很多礼,我考上了,又送了很多礼想把我分到环境好离家近的云 关社区,本来都已经打点好了,对方都承诺我一定会分到云关社区了,没想到后 来又变卦,将我弄到了脏乱差的小河社区,爸爸妈妈送的那么多礼,竟然全部翻 脸不认账了!我很不服!」
 
  「所以,这个世界很不公平。」我说道:「除暴安良我不反对,但你也得为 自己考虑。」
 
  「那么,李哥,你说应该怎么做?」林志雄道。
 
  「这次打黑,你我合作。」我道:「我们利用这次打黑的机会,洗牌并且控 制这个片区的黑帮。」
 
  「这……」林志雄一惊。
 
  「简单的说,你要扶植一个人,让他成为其中一个帮派的头领,然后将另外 一个帮派灭掉,用那个帮派作为功劳送给领导。」我说道:「这个功劳你自己也 保不住,不如送出去,还能增加你的人脉,而你和我,则在暗中控制傀儡黑帮, 再运作一下,这片区的很多地下产业,就都是我们的了。」
 
  林志雄看了我半晌,才道:「唉,李哥,我只知道你厉害,没想到你还……」 
  「哼……你以为我在市局日子好过?」我说道:「我是有点关系,但是一来 关系不能老用,二来我也需要自己的实力,我想了想,小河片区警力弱,环境差, 我们容易控制和发展,等到这边环境发展起来,我们都可以洗白了已经。」 
  「这就是机会。」我道:「控制了黑帮,我们就掌握了这一片的地下经济, 用警察的身份来排除敌对势力,用隐藏的身份来保护和控制自己帮派的规模和行 动,同时,也更容易掌控这一片的治安,对民对你我都有好处。」
 
  「嗯……」林志雄沉吟半晌:「李哥,我感觉跟着你干,有戏!」
 
  「你放心,」我说道:「随着我们的位置越来越高,我们的控制力也会越来 越强,到时候,那些坑了你家的人,还不是任由你搓圆捏扁?」
 
  「……我知道了。」林志雄道。
 
  「我会介绍一个人来帮助你。」我道:「你和他合作,但我叮嘱你的东西不 要告诉他,还有,你也帮我观察一下他,看看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什么人?」林志熊道。
 
  「到时你就知道了。」我说道,「你就暗中观察就行了,和他合作是合作, 但不要太相信那个人。」
 
  「明白了。」
 
  我们聊了一阵接下来的行动,早在培训班同寝室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个家 里有钱的愤青了,这次被摆了一道,心里正是不平的时候,果然,在我的一番说 动之下,顺利将林志雄拉到了我的手下。
 
  接着,我又请林志雄吃了饭,才离开了小河片区,控制黑帮的事,我安排侦 探G和他一起做。
 
  突然,我想到明天好像就是我的老熟人:林治忠出殡的日子,突然有点感慨, 于是将车开到了市郊的殡仪馆。
 
  今天是林治忠的遗体在殡仪馆的最后一天,人死茶凉,来吊唁的人已经不多 了。
 
  我进入葬礼厅,鞠了个躬,跟林志忠的夫人寒暄了几句,表示自己是一名曾 经受林副市长电话的迷途青年。
 
  来到了遗像前,看着遗像上的林治忠,我心中不由暗道:「真是命运,当初 偷你家的东西,进了监狱,说实在的,我来没恨过你,我恨的是将我抓进监狱的 警察,现在,当初抓我的警察已经是我的人了,而你,却阴差阳错地成了倒霉鬼 ……命运,真是可笑的东西……」
 
  离开的时候,我注意到在林志忠的夫人身边,多了一名身着黑衣筒裙的年轻 女孩,明眸皓齿,楚楚可怜,这应该是林治忠的女儿吧,不过我也没有多留意她, 匆匆地就离开了。
 
  回到单位,我整理了一些工作上的考核资料,一直忙到了下班才算完。 
  忙了一天,我也惦记着家里那一对丰乳肥臀的母女警花,收拾好东西正准备 回家呢,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李波,」一个清脆高傲的女声道:「你把林治忠案件的报告拿到我办公室 来一下。」
 
  是特警队的副队长杨玲。
 
  「好的,杨队。」我点了点头道,在同事面前,我还是能保持对上级的尊重 的。
 
  整理完东西,我拿上资料来到了杨玲的办公室。
 
  我刚进门,杨玲就走过来,将门反锁上,接着,就搂住了我的脖子。
 
  「怎么了,骚玲儿。」我拍了拍女特警那结实的屁股,道。
 
  「刚才,江华去省城开会……」杨玲凑到我的面前,踮起脚,在我面前两公 分的距离说道。
 
  「呵呵,骚玲儿想主人了?」我搂着她的纤腰,来到沙发上坐下,让她坐到 了我的腿上。
 
  「……嗯……」女特警娇羞地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最近林治忠的案子没出什么差错吧?」我笑道。
 
  「没有。」杨玲道:「第一我们做得很干净,没有留下证据,而且林治忠的 死亡已经成为了一个政治事件,各方都在打算利用这次机会牟利,估计市里的领 导要洗一轮牌了,这种局面下,即使有人拿林治忠的死做文章,也会根据自己的 需要来制造『真相』,没人会在意真正的真相了。」
 
  「这就是政治。」我笑道,「当然,你这次的表现也很棒,来,啵儿一个!」 
  杨玲闻言,环着我脖子的双手一紧,便将那透着健康润泽的红唇送了上来, 香舌微启,在红唇印上我的嘴的同时,一并送过来给我品尝。
 
  我衔住娇嫩的唇舌,逗弄一阵,再霸道地将我的舌头携着口水送了过去,探 索着芬芳的口腔空间,而女特警则连吸带吮配合着我……
 
  吻着吻着,动情的杨玲一扭腰,从侧坐在我的大腿上变成了跨坐在我的大腿 上,然后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
 
  良久,我才放开了她那娇艳欲滴的双唇,女特警面颊绯红,双目含春。 
  接着,她从我的身上下来,跪到了地上,开始解我的拉链。
 
  「诶,别忙。」我阻止了她。
 
  杨玲带着疑问看着我,眼里写满了疑惑。
 
  「想吃大鸡巴?」我抚摸着她的后脑,笑道。
 
  女特警乖乖点了点头。
 
  「好。」我笑道:「跟我回家,让你吃个够。」
 
  杨玲点了点头,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
 
  我到停车场开车,在另外一条街接上了杨玲。
 
  当我的车开出市区的时候,女特警立即伏身到我的胯上,用那灵巧的牙齿打 开了我的裤链……
 
  那半软的大肉棒被请了出来,杨玲一手扶好肉棒,一手扶着我的腿保持自己 的身体平衡,将充满雄性气大龟头含进了嘴里,接着,女特警用她那灵巧无比的 舌尖在我的大龟头上游走,将包皮褪开……
 
  感受着嘴里的大龟头的膨胀,直到塞满了自己的口腔,女特警期待着自己再 一次被这个大家伙贯穿的感觉……
 
  当我将车开进别墅,将车停下之后,杨玲才喘息着起身,而被她口舌侍弄了 一路的大肉棒早已高高昂头,怒发冲冠了。
 
  「骚警官……」我笑道,「把靠背放下去。」
 
  杨玲闻言,红着脸微微一笑,将自己的靠背放了下去。
 
  清纯靓丽的女特警躺在我旁边的座位上,包裹着高耸胸部的衬衣微微起伏着, 两条诱人的修长小腿搭在仪表盘上,那动情的微微喘息钻进我的耳朵…… 
  当我看到她将自己的警裙下摆拉到大腿根的高度时,也忍不住了,翻过来压 住女特警,抱住她那两只要人命的长腿,将我那巨大的大肉棒塞进了那嗷嗷待哺 的玉涡名穴中。
 
  早已被我开发成熟的女特警早在练就了敏感的身体,在为我口交时下身就已 经春潮泛滥了,现在我的肉棒插入,是紧凑又顺滑,一下子就塞了进去,大肉棒 立即被一团温热紧凑的嫩肉包着往里吸。
 
  「啊……哦……」十几天没被我干过的女警顿时全身一挺,几秒钟后才身子 一软,倒在了靠背上。
 
  「塞……塞满了……」回过神的女特警娇喘道:「你……你好……好厉害… …」
 
  「呵呵,骚警官,你又不是第一次吃我的大鸡巴了。」我压在她的身上,道: 「还这么大惊小怪的啊……」
 
  「谁叫……谁叫你那么厉害……」女特警娇喘道:「人家……人家都被…… 被你塞得慢慢的……」
 
  「你哪里被塞满了?」我笑道。
 
  「人家……人家的小屄儿……」女特警懂事地轻声道:「被坏蛋……坏蛋主 人……的大……大鸡巴……塞满了……」
 
  「骚警官的小屄儿在做什么呢?」我笑道。
 
  「在……在吸坏蛋……坏蛋主人的……大鸡巴……」女警官臊红了脸说道, 那玉涡名穴就是这样美妙,即便是双方一动不动,名穴也会自动地收缩着把大肉 棒往里面吸。
 
  我回头看了看车顶,道:「玲儿,你看顶上,那是什么?」
 
  女特警美目顺着我的目光望去,只见这豪华的宝马车顶部隐约有一些鞋印。 
  「我……我的鞋印……」女特警羞道,自己的那傲人长腿总是在车震时在车 顶留下「证据」。
 
  「你仔细看看?」我笑道。
 
  女特警闻言仔细一看,看出了问题,自己从来没有穿过细跟的高跟鞋车震过, 可是车顶却有几个细小的鞋印,显然这是别的女人留下的。
 
  「谁的脚印?你又搞上新的女警了?」杨玲扭了扭腰,吃味道。
 
  「哈哈,是薛琴。」我笑道。
 
  「她的腿又没我的长……」杨玲道,「啊……是……她穿上细跟的高跟鞋, 就可以够到了……」
 
  「没错。」我笑道。
 
  「这个小骚蹄子……」杨玲道:「坏……坏蛋主人……别……别管她了,操 ……操玲儿吧……」
 
  「好!」我笑道:「你这骚屄儿吸得那么卖力,主人就好好奖赏一下你。」 
  说完,我开始压住女特警抽插起来。
 
  顿时,女特警那清脆又妩媚的淫叫回荡在摇晃的车厢内,那双修长精美的高 高抬起,在我的宝马车顶留下了新的印记……
 
  巨大、火热的大龟头啃噬着女特警娇嫩的蜜穴,坚硬的龟棱一次次有力地刮 过那含水敏感的嫩肉,十几天没能沾到雨露的杨玲媚态尽显无疑,贝齿轻轻不住 咬着粉红的下唇,急促地喘息呻吟着。
 
  甚至我停止了抽插,那激动的蜜穴依然在跳动吮吸着……
 
  我下了车,然后把女特警抱下来。
 
  女特警搂着我的脖子,那双修长的玉腿缠到了我的腰上,我的大龟头就贴在 她裙下的名穴洞口处。
 
  「走,进去主人好好喂你一顿。」我笑道,抓住那玉臀的手一沉,巨大的肉 棒再次进入了那玉涡名穴里。
 
  就这样,我抱着女特警杨玲,在她的娇吟中进了别墅。
 
  进了别墅内,我将女特警抱到了餐桌边,将她放在餐桌上,然后将她的上身 推倒,然后,以插在女特警体内的大肉棒将女特警转了个身,这样,精明干练的 女特警便被我摆成上身趴在餐桌上的姿势。
 
  被我的大肉棒插在体内转了一圈,女特警被旋得一阵颤抖,乖乖地趴在餐桌 上翘着屁股等待我的奸淫。
 
  我将女特警的双手反剪在身后,一手抓住,另一手按住她的一边面颊,将她 那清纯俏丽的面庞压在桌面上,狠狠地操弄起来。
 
  全身受制的女特警动弹不得,只能撅起屁股挨操,而她身后的我毫不留情, 一次次直捣花心,小腹撞击着那圆圆的玉臀,发出响亮的啪啪声,没一会,那雪 白的翘臀就被撞红了。
 
  女特警那纯美高贵的面庞被我压在餐桌上,动弹不得,她只得张开手,扶住 餐桌的边缘,任我在她的身后狂野的奸淫,这和她平时在家里,在单位众星捧月 的反差使得一股屈辱感爬上了她的心头,似乎回到了刚被我强奸的那段时间,她 结婚一年多,一直以为自己和老公的性生活是和谐的,直到我粗暴地占有了她的 处女地,浇灌了她神圣的子宫,那强大得令她窒息的男子气息令高贵的她忍不住 雌伏,那被强奸的屈辱却带给了她无比的刺激,直到现在,她嘴上没说,可她的 心里清楚,自己的「坏蛋主人」有各种奸淫自己的方式,自己也学会了许多取悦 「坏蛋主人」的方法,可她内心最期待的,还是「坏蛋主人」将高贵的自己死死 压住,使自己毫无反抗的能力,像刚开始那样狠狠地强奸自己!
 
  屈辱感带给了女特警额外的刺激,尤其是在十几天没有被我碰过的时候,这 种刺激来得更加强烈了,名穴里的嫩肉紧紧地握着我的大肉棒,花心传来的吸力 使我的龟头感到阵阵的酥麻爽快,玉涡名穴的威力完全释放出来,使得肉棒在这 穴内无论是插入,还是抽出,抑或静止不动,都感到无比的刺激,杨玲对自己的 名穴在这段时间的变化感觉很清楚,在自己还很「纯洁」的时候,老公江华虽然 摸不到自己的处女膜,但也可以将肉棒插到蜜穴里抽插个2分钟,渐渐地,自己 被「坏蛋主人」强奸过几次之后,江华就只能坚持1分钟了,再后来,又变成了 半分钟,而最近,老公根本无力抵抗她的玉涡名穴的挤压和吮吸了,再加上自己 的感情变化,不愿意和老公缠绵,每次都想要尽快把他弄出来,最近,老公江华 光是将肉棒插进来,然后抽插1次,就射了,即便是插进来之后不动,自己那能 裹会吸的名穴也能让他坚持不到10秒就缴枪,而她早已坚持和老公做的时候必 须带套,自己的名穴,只接受「坏蛋主人」的精液!
 
  高潮迭起的蜜穴喷出大量的淫水,洗刷着我那巨大的龟头,被我的龟头如活 塞一般压到花心深处,又被挤到龟头后侧,在大肉棒外抽的时候被带出,将整个 私处弄得泥泞一片,然后顺着那修长、洁白、光滑的大腿流下……
 
  我狂野地抽插着,杨玲都已经快要被连续的高潮击晕过去了,然而作为女特 警,坚韧的神经又令她不会真的晕过去,而是醒着感受这如电击般的感觉…… 
  终于,女特警敏感的蜜穴感到了大肉棒的突然膨胀,同时花心最深处的撞击 变得更加的猛烈,一阵阵的窒息感传来,女特警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的花心被贯穿, 神秘的子宫口被顶开了……
 
  小腹深处一紧,紧接着,一股滚烫粘稠的浓精灌入了自己那神圣的子宫里, 先是强力的冲击感,紧接着是满满的饱胀感,蜜穴清楚地感受着肉棒的勃动,女 特警杨玲发出了似泣似怨的娇吟……
 
  我低吼着,畅快地射精,杨玲的玉涡名穴似乎被我开发得更厉害了,蜜穴紧 紧地裹着我的肉棒,一股一股地紧缩着,内吸着,就像一只小手一样不停地从后 往地前撸着,似乎要把精液全部都挤出来似的……
 
  终于,射精的颤栗结束了,女特警浑身细汗,瘫在餐桌上,深深地喘息着, 巨大的肉棒依然插在体内,丝毫没有软化的意思……
 
  调整了几次呼吸时候,女特警感到大肉棒向外褪去,而自己的子宫口立即关 闭,将那些滚烫的精液统统关在了子宫里……
 
  我心满意足地将大肉棒抽了出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道:「骚玲儿,半 个月没操你,都骚成这样了,连我的裤子都被你弄湿了。」
 
  我将杨玲抱进别墅直接就开干了,裤子都没褪完呢。
 
  女特警回头一看,只见我的大腿前一片湿濡,而下面的裤子,也湿了一小片, 显然是她的淫水顺着大腿留下,而在撞击时又弄湿了我的大腿,又顺着我的大腿 弄湿了一小片裤子。
 
  美丽的女特警微囧,可是她的娇面本就一片绯红,这时的羞涩就只能表现在 眼神里了。
 
  女特警起身转过来,跪在我的面前。
 
  大腿都湿了,那巨大的肉棒就更不用说了,尚未软化的大肉棒依然挺着,整 个肉棒湿乎乎,亮晶晶的,肉棒上浊白点点,那是剧烈抽插的白浆,龟头前端那 点粘白则是残余的精液。
 
  女特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警服和头发,然后凑近我的大肉棒,用那清纯透亮 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伸出那嫩红的香舌,从肉棒根处舔上来,一直到龟头后的 位置,香舌才离开肉棒,然后又回到肉棒根处,稍换角度,再次舔上,如此数次 来回,直到将棒身上的粘液淫水白点全都舔了干净,才用双手握住了,将大龟头 对准了自己那殷红秀美的双唇。
 
  灵巧的香舌在龟头上划了几圈,然后舌尖勾住马眼,顺着缝隙来回扫动,将 马眼处残余的精液卷走,然后双手握紧肉棒,从下往上撸,马眼口处又挤出几丝 精液,再用香舌舔走,如此几次,算是将大肉棒清理干净了,最后,女特警又将 龟头含住,来了次整体清洁,才放开肉棒,帮我把裤子提上来穿好,站了起来。 
  「哈哈,你们两个,看了半天了,现在该出来了吧。」我突然笑道。
 
  杨玲一惊,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只见厨房那边走出来两个人,不是高怡和薛 琴这母女俩又是谁?
 
  高怡和薛琴母女俩虽然已经被我一起睡了,各自也不止一次地和杨玲一起侍 奉我,但她俩在这样的情形下见着杨玲还是不免有些尴尬。
 
  「你们……」聪明的杨玲一看母女俩都出现在我的别墅内,顿时明白了,这 对丰乳肥臀的母女已经躺在了一张床上。
 
  「我……我们在……」面皮薄一些的薛琴红着脸不说话,高怡一见杨玲那了 然的表情,也不由得脸红了,支支吾吾道:「我们……我们把饭做好了……」 
  「哦?」我笑道:「家里有女人就是不错,来来来,吃了饭我们上楼再玩!」 
  一把把三个女警全部收入怀里,我得意地大笑起来。
 
  ……
 
  省城L市的一座高级小区里,陈宇吹着口哨,开着车朝家里走着,心情相当 不错。
 
  自从陈天一死后,他的地位水涨船高,陈庆奕对他的重视程度也与日俱增, 已经开始进入了陈庆奕的某些布局,慢慢地走向前台,顺便也接替了陈天一的纨 绔公子地位,所以他的心情很不错,今天虽然喝了些酒,还是自己开车回来了, 因为就算他酒驾,也没人能管他。
 
  突然,车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高挑,窈窕,高贵,冷艳,陈宇的心里立即浮现出了这几个词,这个女人就 站在路中间,看着他。
 
  「莫非到这里还有艳遇?」陈宇四下看了看,确定只有这个女人一个人,他 可不会怕一个女人,于是下了车。
 
  「美女,」陈宇嘿嘿一笑:「要去哪呢?要不要小哥哥带你一路?」
 
  「你是陈宇?」美女冷冷道。
 
  「哦?你还认识我?」陈宇笑道:「看来我最近混得还不错嘛……」
 
  「是你杀了陈天一?」美女道。
 
  「呵呵,我……啊?」陈宇浑身一个激灵,酒立马醒了大半,「你……你是 什么人?」
 
  「哼……你杀死了陈天一,又嫁祸给一个死人。」美女道:「我已经有了足 够的证据,足以让你掉脑袋了。」
 
  「唔……」陈宇像踩了蛇一样跳了起来,拔腿就跑,可还没迈出两部,就被 美女抓住了衣领,揪了回来,想不到这美女的力气可不小。
 
  「大……大……大姐……饶……饶我一命……你……你……你想怎么样…… 那……那……小弟……虽……虽然是……是我让人……杀……杀的……但……但 主意……可……可不是……我出的……」陈宇双腿如筛糠一般颤抖着。
 
  「是谁?」美女问道,「老实交代,否则……明天你就会出现在拘留所里。」 
  「我……我……我不知道……不知道他……他是谁……那天……他……他突 然出现……就……就要我这样……」陈宇慌忙道。
 
  「……」美女将陈宇往引擎盖上一放,拿出一张照片,道:「是不是这个人?」 
  陈宇一看照片,连忙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就是他,就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是吗?」美女放开了陈宇,冷冷道:「你可以滚了。」
 
  「大大……大姐姐……我……我……」陈宇畏畏缩缩道。
 
  「滚!」美女一皱眉,陈宇立马连滚带爬地跑了。
 
  美女拿起手里的照片,看了数秒,道:「就知道没这么简单……这个人……」 
  ……
 
  我并不知道L市发生的一切,此时的我,正快乐似神仙地享受着警花的侍奉。 
  我靠着我那张睡7,8个人依然十分宽敞的大床的床头坐着,双腿张开,两 名正装的女警正依偎在我的身边,各用自己的腿缠着我的一条腿。
 
  我一手搂着一名女警,双手穿过她们细腻的腰肢,伸进她们的警服里,分别 握着她俩的一只丰乳,虽然外表穿着全套的警服,可母女俩都没有穿胸罩,方便 我上下其手,两张美丽而相似的面孔依偎在我的胸前,高怡和薛琴这母女俩一人 伸出一只手,默契地撸着我的大肉棒,母亲高怡手掌向下,掌心贴着我的龟头前 端,五指握着我的龟棱,如拧瓶盖一般旋拧,而她的女儿薛琴,则是握着肉,棒 配合着妈妈的节奏上下撸动。
 
  「嗯……不错不错。」我赞道:「看来你们今天在家里好好练过了啊,配合 得真不错。」
 
  「才……没有呢……」高怡啐道:「我才不会和女儿……练……练那东西… …」
 
  「哦?没有练过都这么默契?」我道:「不愧是母女,真是心有灵犀啊,怡 姐姐,你这一手飞机打得,真是太爽了!」
 
  「你这坏蛋,怎么生的这么厉害的东西……」高怡道:「手都要酸了,要换 成……换成……早就出来了……」
 
  「换成谁?」我笑道。
 
  「你……关你什么事!」高怡红着脸嗔道。
 
  「哦?」我转过脸来笑道:「琴儿,你看你妈是不是很骚,有多少个男人啊。」 
  「妈……」薛琴也是红着脸,娇声道。
 
  「你别听他的!」高怡努力维持着母亲的尊严:「什么多少男人……那…… 那是你爸……」
 
  「妈……你手累了换我来吧……」说着薛琴将撸动的手向上移去,和高怡的 手换了个地方。
 
  「嗯,琴儿孝顺,不错,来,亲一口!」说完,我低头,薛琴早已乖巧地将 双唇送了上来。
 
  四唇接触,我立即将舌头伸了过去,在薛琴的嘴里搅动探索着。
 
  高怡在一边看着,心里五味杂陈,虽然已经接受了现实,但看着自己那十七 岁的女儿熟练地给男人打飞机和湿吻,还是感觉怪怪的,何况,这个男人一边吻 着自己的女儿,一边还在捏自己的胸,而自己,却和女儿一起给这个男人打飞机 助兴,怪怪的尴尬中却又带着隐隐的刺激!
 
  良久,我放开了薛琴,转而进攻高怡这边,高怡在女儿面前假装矜持了几秒, 但还是被我占据了口腔。
 
  别看高怡在女儿面前表面矜持了一把,但在她口中,那红舌却缠得比薛琴紧 多了,而且手上撸动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又是一阵法式湿吻,我才放开了高怡,咂咂嘴道:「嗯,琴儿,你的舌技比 你妈还是差了一点点啊,下来让你妈妈多教教你。」
 
  母女二人一阵羞涩,薛琴道:「可是……可是我……我会跳舞呢……」 
  「哦?」我笑道:「你还会跳舞?」
 
  「小琴初中的时候可是学校里舞蹈团的领舞呢。」高怡道:「只是警校没有 这种团体了。」
 
  「那赶紧来一段啊。」我笑道。
 
  「嗯……」薛琴点点头,起身从床头拿起手机,来到了床尾外,那里有一套 迷你影院,羞涩地笑道:「我……我有一段时间……没跳了……不……不要笑我 ……」
 
  说完,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将手机连到了功放上,音响里响起了时下流行的 韩曲。
 
  薛琴整理了一下衣物,跟着音乐跳了起来。
 
  没想到小警花跳舞也是一把好手,那动作,那眼神,可爱中透着一丝魅惑, 她还不是正式的警察,没有制式的警服,警服都是用杨玲的改的,本来齐膝的警 裙被改成了膝盖上二十公分的短裙,再加上那鼓胀的胸和挺翘的屁股加上天生长 腿的身材优势,再加上警服的制服诱惑,又给这舞蹈加了几分。
 
  「好!好!」我拍手赞道,顺便将高怡的头按了下去。
 
  高怡无奈把头低了下去,张口含住了我的大龟头吸吮起来,顺便把屁股翘起 来,凑到我的手边。
 
  这对警花母女,女儿在为我表演舞蹈,母亲则为我吹箫助兴,至于我,则是 一边享受着女儿美妙的舞蹈,一边享受着母亲的舌技,一边配合薛琴的舞蹈和音 乐打着拍子——将高怡的警裙撩起来,在她那丰腴柔软的美臀上打拍子! 
  就在正爽的时候,女特警杨玲端着一盘葡萄走了进来,吃过饭后,她去洗澡 去了,现在穿上自己改过的警服过来。
 
  「哇,跳得真不错。」杨玲看了一眼,走过来爬上床坐在我身边。
 
  「是啊,没想到琴儿还是个跳舞高手呢。」我笑道。
 
  杨玲口中衔了一颗葡萄送过来,我一口吃下,将她搂过来,一边拍高怡的屁 股享受她的妙嘴儿,一边欣赏薛琴的舞蹈,一边和杨玲亲嘴儿吃葡萄,好不惬意。 
  一曲跳罢,薛琴又爬回床上来,道:「好久没跳了,都有些生疏了。」 
  「跳得不错。」我又吃了一颗葡萄,道:「别丢了,好好练练,顺便教玲儿 和你妈也一起跳。」
 
  三朵警花都没意见,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
 
  薛琴也伏下身来,爱护女儿的高怡让了半边位置出来,顺便也把我的大龟头 的位置让了出来。
 
  小警花薛琴伏下身,凑近了我的大肉棒,我那巨大的龟头冲着她的鼻子,上 面布满了亮晶晶的水渍,这都是妈妈刚才的杰作,再低眼看去,妈妈正在肉杆子 上舔着呢!
 
  母女俩目光一接触,还是不免有些尴尬,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伸出舌头, 先顺着马眼舔了几遍,然后运起红舌,在那大龟头上画圈圈,随着圈圈越画越大, 最终,将大龟头纳入口中。
 
  「哦?」我舒服得直点头,道:「果然,你妈教了你一天,口技马上就见涨 啊……」
 
  母女俩一个管龟头,一个管肉杆,齐心合力地用嘴服侍着我的大肉棒,两张 相似的面孔再我的胯下活动,令我十分兴奋,直夸母女俩默契又乖巧,身边的女 特警杨玲见状,忙又衔了一颗葡萄喂过来,当我张口接过葡萄的时候,一根灵巧 香甜的嫩舌也跟了过来,接着,美丽的女特警就张开双臂,环住了我的脖颈。 
  一时间,偌大的卧室里再也没有了说话声,只有或粗重或娇媚的喘息,以及 吸吮舔舐「咕吱」声……
 
  三名警花的尽心侍奉令我浑身舒坦,巨大的肉棒更是被吸舔得水光锃亮、高 高昂起,我起身推开杨玲和高怡,将小警花薛琴拉过来,摆成了狗爬式趴在床上, 我跪在她的身后,笑道:「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三名警花都好奇地看着我。
 
  我从床头拿出了一颗钻石吊坠,只见那吊坠穿着一条细细的红带子,道: 「玩游戏嘛,要有点彩头才好玩,这个吊坠就当是我送给胜利者的礼物吧。」我 笑道:「专门定制的哦!」
 
  ,三名警花不由眼前一亮,虽然凭她们也不是买不起这样的钻石吊坠,可是 我送的,又不一样了。
 
  我将吊坠送到薛琴的面前,笑道:「来,琴儿,咬住红带子。」
 
  小警花薛琴闻言张嘴咬住了那穿着吊坠的红带子。
 
  薛琴那改过的警裙很短,摆出狗爬式屁股一翘,根本就不需要再把裙子捞起 来了,我抓住小警花屁股的嫩肉,道:「规则嘛,很简单,就是在咬着红带子让 我操,带子从嘴里掉出来了就换人,最后谁在我射出来的时候咬着带子,这个吊 坠就是谁的了。」
 
  警花们一听来了斗志,不要说这吊坠价值一万多块了,赢得这场游戏,不只 是一个赢得吊坠而已,更是一次争宠的失败,在竞争对手的面前让我把精液灌进 自己的子宫,是一种胜利!
 
  尤其是对于女特警杨玲而言,高怡和薛琴母女俩联合在一起,对骄傲的她形 成了强有力的挑战,她决定一定要捍卫自己在我胯下受宠的地位。
 
  「你们互相舔舔。」我吩咐着杨玲和高怡,说完我抓紧薛琴的屁股,将肉棒 插入了那极嫩极紧凑的白虎馒头逼里!
 
  小警花薛琴本来咬紧牙关,紧紧地闭着双唇,准备好迎接我的冲刺,然而, 巨大的肉棒刺入体内的那种威猛和刺激,下身被狠狠地塞了一下,好像身体里的 气都被冲到嘴里来,要从嘴里喷出去一样!
 
  「唔——嘶……」小警花被我一插,忍不住张了口,不过还好的是双唇分开 了,牙齿还是坚持把带子咬住了,刚想松一口气,就感觉那巨大的肉棒在体内活 动开来,快感一波接一波,令她忍不住想要开口淫叫发泄,根本没有机会调整, 只得尽量咬住牙齿,能坚持多久算多久了。
 
  而在旁边,高怡和杨玲已经摆成了69式,互相舔弄起来。
 
  「怡姐怎么……」杨玲一看高怡的私处竟然一边光洁,不禁惊讶道。
 
  「我给她刮的,」我一边操着薛琴一边道:「既然是母女俩,还是保持一致 好些,哈哈!」
 
  杨玲红着脸,还想说什么,突然感到自己的私处一热,一根灵巧的舌头已经 点上了自己的穴口,朝里面钻着,信念一动,忙伸出自己的红色,进攻眼前那光 溜溜的肉缝……
 
  小警花薛琴本来就体质极其敏感,憋着不叫出声更是增加快感的堆积速度, 结果没几下,她再也受不住快感的冲击,呀地一声鸣叫,吊坠应声而落,掉在了 床上,接着,她的母亲高怡上阵,咬住带子,翘起屁股让我操,而小警花薛琴, 则换到了她母亲刚才的位置,接着母亲的进度继续进攻女特警杨玲的名穴。 
  薛琴的名穴特别敏感,操不了几下就浪叫起来,她妈妈高怡就要强上不少, 虽然也被冲得面红耳赤,快感连连,但到底能多忍一段时间,忍耐中的高怡无意 中将蜜穴夹得比平时更紧,也是让我十分舒服,一边打鼓一样地拍着她那肥硕的 巨臀,一边畅快地抽插。
 
  而在那边,年轻的薛琴在警花内战之中却有些顶不住杨玲的进攻了,只见杨 玲将薛琴那白皙修长的双腿大大的分开,将一根玉指插入到那娇嫩的白虎馒头逼 里,同时用舌尖抵住肉缝前端的小小肉芽,不停地抖动着自己的手指和舌尖,给 薛琴强烈的刺激,反观薛琴,虽然也在学着杨玲的动作勉励进攻,可她技巧显然 不如杨玲高超,杨玲可以忍住她的进攻,她却不时被杨玲攻得娇喘嘘嘘,无法持 续进攻杨玲。
 
  一会的时间,高怡也忍不住败下阵来,解脱似地一声淫叫……
 
  轮到女特警杨玲上来,经过与母女二人的69攻防,她的蜜穴早已是淫水泊 泊,湿乎乎的一片了,肉棒一入,玉涡蜜穴立马饥渴地疯狂吸了起来,而我,则 抓住那浑圆结实的屁股,在阵阵闷哼中开始品味今晚的第三朵警花……
 
  而在哪边,母女二人对视一眼,忍住娇羞摆出了69姿态,默契地互相对着 那像极了的光洁肉缝舔吮起来……
 
  这个游戏的战术非常简单,想让我在自己体内射精,关键是让肉棒多在自己 的蜜穴里停留,杨玲在这个游戏里就显得非常吃亏了,高怡和薛琴母女俩配合默 契,在69攻防中持续不断地进攻她的私处,使得杨玲的私处持续受到舌头、手 指和大肉棒持续不断的攻击,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在我的大肉棒的冲击下,坚 持的时间越来越短,反观高怡和薛琴这对母女花,却默契地借助母女互相舔的机 会稍作休息,调整状态,虽然女特警十分坚韧,刚开始的时候,一个人坚持的时 间就比母女二人加起来还长,但几轮过后母女组合在我胯下坚持的时间就超过了 女特警,好胜的女特警只得在69攻防中拼命进攻母女组合,同时在我胯下的时 候配合我的动作扭起翘臀,期待我尽快射精。
 
  然而,女特警的战术也让她自己的快感越来越强,在我的大肉棒下坚持的时 间迅速缩短,最后干脆无力反抗任人鱼肉,不但被我操得高潮迭起,还被越战越 勇女母俩口手并用,数次被母女俩用手指和灵舌送上高潮……
 
  而母女二人组这边,虽然同样高潮迭起,但能获得喘息的机会还是让母女二 人组渐渐占了上风,这其中,母亲高怡的耐受力明显要比体质无比敏感的女儿薛 琴要强一些,承受了我更多的奸淫。
 
  大肉棒在三个名穴内进进出出,过足了瘾,看着三朵高贵娇艳的警花在我的 胯下从强忍闭着嘴到被我的大肉棒奸淫到高声浪叫,真是说不出的满足,大展雄 风的大肉棒怒发冲冠,巨大的龟头如蛟龙一般,疯狂地开垦钻营着泥泞的幽径小 道!
 
  终于,我也到了兴奋的极点,肉棒冲开美艳的经侦女警高怡的子宫口,将滚 烫的精液狠狠地灌了进去!
 
  被我的大肉棒撞开子宫口,然后强力的灌精入宫,强烈的刺激令高怡瞬间达 到了连续的新的高潮,紧叩的牙关瞬间松开,不管不顾地大叫了起来,吊坠也随 之落下。
 
  「不错,怡姐姐果然厉害。」射完精,我舒服地抖了几抖,将肉棒慢慢地抽 了出来,笑道:「这个吊坠,是你的了。」
 
  高怡将吊坠挂在脖子上,像胜利者一样,看了几眼,道:「挺漂亮的。」 
  说完,她凑过来,张嘴开始清理我的肉棒,今天的大肉棒连驭三朵警花,三 朵警花的淫液混合在大肉棒上,在剧烈的抽插下形成了浊白滑腻的白浆,高怡甘 之若饴地舔舐着,小警花薛琴也凑了过来伸出小舌头一起清理。
 
  今天被弄得最惨的女特警杨玲见状也凑了过来,只见高怡正在用舌头在我的 大龟头上一舔一舔的,无奈暗叹一声,咬了咬下唇,到另外一边跪下,从旁边清 理我的肉棒。
 
  今天,高傲的女特警是失败者,只得靠边站了,眼看着以往在结束后都是属 于她的双唇和红舌抚慰的大龟头如今在高怡的唇舌之下惬意地点头,深切感受到 双拳难敌四手这个道理的女特警只得无奈地老老实实地在一旁羡慕高怡了。 
  高怡在我胯下唇舌齐动,摇头晃脑,挂在胸前的钻石吊坠也跟着摇摇荡荡。 
  「这颗钻石吊坠是特别定制的,」我笑道:「不但款式是独有的,而且从特 殊的角度透光看过去,能看到里面有一个『李』字,我会给你们每一个人都准备 一颗的。」
 
  「如果以后你们在哪里看到有戴着一样的吊坠的人。」我低头看着三名跪在 我胯下,一起伸出性感的红舌为我清理大肉棒的警花,心满意足地笑道:「那就 是你们的姐妹呢!」
 
  ……
 
  只是,在别墅里淫乱的我们,却没想道,已经有一名省城的检察官盯上了我 了,一名冷若冰霜、美若天仙的检察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